在我家乡,荥经县的崇山峻岭和山涧溪流之间,隐约绵延着一条神秘的茶马古道。在大相岭北坡脚下的黄泥堡,残存着大青石铺成的街道,老街上木屋林立,马店客栈混杂,在这古道上,马蹄印及背夫们一路拄上的深深"拐子窝"历经风雨还清晰可见,仿佛诉说着那段气势恢弘的历史。千百年来,声声马嘶,悠悠马铃,回荡在山谷、急
一个漂亮的女人与木讷朴实的老公。平淡如水的日子里碰到让她动心的男人。有些俗套的故事,永远不变的人性的考验!! 春花是个好看的农村女人,三十多岁,身材高挑而丰润,修眉俊目,顾盼之间神采飞扬。她穿的衣服都很时尚,偶然穿一件很普通的衣服,也立刻显出不一样的气质来,她烫了头发,染成了流行的黄色,更显出几分娇
举全国之力,人民战“疫”,我们一定赢! 经年离家乡,一晃二十个年头了。王义工作的城市离老家不足百里,可他回家的行程却屈指可数,这些年陪伴爹娘的日子加起来不足六十天。如今,王义的父母亲年纪大了,有些耳背了,身躯不再伟岸挺拔,两鬓也多了些许白发,状况大不如从前。王义说,故乡是他最美的乡愁,特别是最近几年
昨天浏览微信,惊悉同学邓伟走了,上星期四在办公室因心梗永远地走了。我感到颇有些痛心,他享年应该还不到知天命之年吧。  说起来我们俩家应该还有淡淡的渊源。我祖母曾经告诉我,他的祖母是我祖父远房的姑妈。那时候人们很讲究家族观念,他的祖母是独生女,没有血缘很近的堂兄弟姐妹,与我祖父已经出了五服,因为看中我
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,读书似乎成了一种奢侈,特别是读《俗世奇人》这样充满着文化气息、需要细细品味的好书。  最近我重读了《俗世奇人》,作者刻画的各色市井人物仍然使我眼前一亮,不忍放下书本。  读书需要与生活相结合,多感受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多思考,才能读出韵味、读出价值。我想在读《俗世奇人》时加入自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肆虐的日子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听钟南山院士的话乖乖地待在家里。 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肆虐的日子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听钟南山院士的话乖乖地待在家里。  从除夕到元宵节,我的生活被疫情包裹得严严实实。囹圄于蜗居,我的肉身因无所事事而慵懒,我的心情,在疫情的侵扰里少了平日里的淡定和安宁
每年腊月,奶奶便开始做手工豆腐。她拿着簸箕上下晃动着,一颗颗黄豆翻滚着,一些残缺不全的黄豆在簸箕口张望着,生怕掉在地上。不远处的一群小鸡看见了,一个个欢蹦乱跳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它们你追我赶,唯恐落后。  奶奶把拣好的黄豆装在袋子里,到村头的石磨上碾压。很快就到了石磨前,奶奶先把黄豆倒进盆子里,放在
凡是世人,都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节日,且有着周期性,每过三百六十五天,它就会不请自到。 独属于我自己的这个节日,是在大学毕业办理身份证时问过母亲才知道的。 凡是世人,都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节日,且有着周期性,每过三百六十五天,它就会不请自到。  独属于我自己的这个节日,是在大学毕业办理身份证时,问过母亲才
为了生活人总是要四处奔波,其中的辛酸可想而知。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,牛马式的板车早已在城市里消失不见了,那种打马扬鞭或快或慢,优哉游哉的感觉再也体会不到了。  如今每次出行基本上都是坐车的,汽车、火车,各种现代的代步工具比比皆是。说真的我早已厌倦了这种出行方式,狭小的空间拥挤且嘈杂,每次登上不同的车子
季明星(笔名,星雯);现为布衣诗人、网络诗人、草根诗人、 穷苦人的代言人、工人集体的形象者、弱势群体的笔杆子。 “冬雀”,提起它,就会让人自然而然想到一种名叫“冬雀”的小鸟。而我这里说的“冬雀”是一种高品质的茗茶一种,也是我的饮茶经验和茗茶研究的心得。  何谓“冬雀”,提起“冬雀”,先说一说“何为雀舌